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版块 >> 农村能源 >>文章信息
  政务版块
机构设置
领导分工
领导讲话
行政通知
农村能源
政策法规
党建信息
 
农村取暖:环保重压下的清洁之路
转自: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8-4-23 9:12:12 作者:王玉琪吴佩 【我要打印】 【关闭窗口】 点击量:411

今年,我国北方地区将全面推行清洁取暖。基于供暖与环保平衡的考虑,加快实行清洁取暖,既是民之所盼,也是政之所向,尤其是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清洁取暖必将带来乡村的新变化。

然而,在2017年推行清洁取暖政策元年的取暖季,由于北方农村一些地区煤改气、煤改电之后供气供电不足,导致当地供暖跟不上,直接影响了部分农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这也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农村清洁取暖到底应该怎么办?2018年的冬天还会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日前,在河北省廊坊市召开的“2018中国农村清洁取暖高峰论坛”上,来自全国能源领域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企业代表积极为农村清洁取暖建言献策。

现状——供暖需求在增长,环保约束在强化

我国农村清洁取暖总体水平偏低

众所周知,北方农村地区的冬季取暖关系到广大农民的生产生活,清洁取暖更是与生态治理、美好生活息息相关。目前,我国北方农村地区清洁取暖的现状到底如何呢?

“总体来讲,我国北方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还是以分散为主,以煤为主,大多以散煤或型煤取暖,节能环保炉具的使用比例占23%。”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指出,在秸秆和薪柴资源丰富的地区,生物质取暖仍然占相当大的比重。而农村的民居建筑,由于热工性能差导致热能损失大,成为新的制约因素。吴吟说,北方一些农村的供暖状况离现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目标差距还比较大,农村取暖总体水平还偏低,缺乏统筹规划和科学管理。

中国清洁炉灶联盟常务副秘书长、北京化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刘广青表达了类似观点。他在北方一些农村地区调研时发现两个现状,一是清洁取暖的方式多样化,山东、黑龙江等一些地区在使用生物质成型燃料,而其他一些地区则采用了“兰炭+环保炉具”的形式。二是清洁取暖的效果差别大,而农村房屋的保温性能恰恰成为农村取暖的一个关键因素。

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节能测评中心副主任邓琴琴认为,目前农村清洁取暖,大部分是煤改气、煤改电,以100平方米的房子来看,只有一半能采暖,离农民的实际生活需要有距离,这与采暖方式和建筑环境不无关系。   

“目前,农村房屋冬季室内的温度普遍偏低,居住舒适性差,这就需要进行节能改造应用,提高热能的效应。”邓琴琴说。

一方面,农村推行清洁取暖已是趋势;另一方面,农村取暖的需求仍在持续增长。“农村生活改善和蔬菜大棚等设施农业扩大规模,都增加了取暖需求,但与此同时,非传统供暖地区比如南方,也要求供暖。”吴吟强调,农村取暖需求增长了,但环保的约束也在不断强化,这对清洁取暖也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取暖可以,但一定要清洁,能源革命倒逼高污染取暖方式退出。”他也指出,在清洁取暖技术上,我国已经具备了应用的条件。

困境——用电用气虽干净,经济成本是痛点

农村清洁取暖仍然面临多重难题

在能源变革中,清洁取暖显然是重点,而农村的清洁取暖自然是难点。那么,农村清洁取暖,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难题呢?

“尽管我们现在推行清洁取暖的政策措施力度很大,但在具体落实的过程中,补贴问题、燃料问题、资金链问题,都是制约农村清洁取暖发展的重要因素,这让地方政府也很苦恼。”刘广青坦言,在煤改气、煤改电之后,很多地方供气供电不足,导致供暖出现问题。

尽管用电用燃气既干净又方便,但其中的经济成本却成为最大痛点。刘广青告诉记者,在基层调研过程中,有农民直接表示,用电确实干净,但经济成本太高。先用后补,农民的心里没底,根本不敢敞开了烧,没有过去用煤用得那么舒适省心。“空气能热泵初始投资大成为了门槛,而政府的财政补贴压力也很大。”刘广青说。

事实上,农村清洁取暖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有清洁热源,也有建筑管网。“如果国家对煤改气、煤改电的补贴发生变化,那么其运行成本也会有变化。”邓琴琴从建筑的角度分析说,建筑物相当于人一样,要给它“穿靴戴帽”,吸收就会更高效。在这个前提下,也体现出建筑节能的任重道远,其对保证清洁取暖效果意义重大。她认为,从国家的补贴力度来看,2012年开始提高建筑节能补贴,地市县进行配套,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因为农村户数比较多,依然任重而道远。

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也是一大难题。农业农村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能源处处长李惠斌强调实用新技术的重要性:“目前,清洁取暖上已经有很多新技术、新产品,在技术的环节上进步非常明显。未来,我们要向广大农村地区推广成熟的、先进的取暖技术和设备,同时加强对农村能源系统人员的培训。”

与会专家认为,目前出台的一些政策措施和开展的试点示范,更多地是围绕“2+26”城市及城镇地区,因此,广大农村地区实现清洁取暖难度更大。

出路——宜煤宜电宜气,多种选择并存

清洁取暖还需因地制宜科学规划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倪维斗认为,农村清洁取暖是大势所趋,我们必须要让能源变化来带动整个农业的变化,推动乡村社会进步。在这一过程中,要注意科学规划。

“农村取暖不能简单地复制城市的模式。不能只是把城市里的做法搬到农村去,把南方的做法搬到北方去。”联合优发生物质能源董事长刘锋认为,农村的清洁供暖不是解决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它需要构建起一个产业链。

刘广青认为,对于清洁取暖,政府要转变职能,充分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对于煤和生物质,给予合适的补贴。具体来说,他建议在河北、东北、西北等寒冷地区宜煤则煤,在东北、西北、西南山区和牧区等则使用生物质,还要注意燃料适配炉具。中国投资协会能源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国能生物质科技公司总工程师庄会永表达同样的看法:“宜沼气的发展沼气,宜发电的发电,根据农村的优势资源来实现清洁取暖。”

“煤改气、煤改电,对农村能源行业的发展也带来了挑战。”李惠斌建议,要像装修房子一样提出系统的解决方案,尽可能地不要单打一。“清洁取暖,可以结合太阳能,也可以结合常规的电、燃气,根据不同的农村地区推行多种模式,推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李惠斌也强调,地方各级部门要明确责任,要建立科学有序地推进机制,研究财政的补贴政策,探索补贴机制。

吴吟的建议则更加具体。他提出,要实现农村清洁取暖,一是要引导农户集中居住,按照节能标准建设和改造房屋,将农村建筑节能纳入监管;二是要支持专业化农村清洁取暖企业发展,因地制宜地提供供暖系统咨询、设计、安装、调试、运行、维护“一条龙”服务;三是要推进重点地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以适应分布式能源上网和发展热泵取暖需求;四是要推广适用于当地燃料特点的节能环保炉具。他也提出,在当前形势下,炉具仍是广大农村地区主要采暖方式,大量实践和案例证明:立足现实,燃料适配炉具是农村清洁取暖最现实、最有效的技术路径。